作文开拓性思维的必由之路㈡

  作文开拓性思维的必由之路㈡
  开拓思维遵循的必由之路



  古今中外,所有文章的追求应该是一致的,那就是打动读者,感染读者。怎么才能打动读者?一篇作文,陈词滥调、清汤寡水,谁也不爱读,只有写出新意,才能动人。我们需要认识的是:新,是谁觉得“新”呢?是读者觉得“新”。怎么才能让读者觉得“新”呢?作者只有守“旧”,只有坚持写熟悉的素材,表达真情实感,才可能为读者提供新鲜感。如果作者主观上一味求新,其结果只能是出错。因此我们说,作文开拓性思维的必由之路可以归结为一句话:写熟悉的生活,表达真情实感。
  老舍先生说:“最熟悉的,不管多平凡,总是最亲切的,亲切就可能产生出最好的作品来。”老舍先生认为,“最好的作品”(肯定要比高考满分作文好许多)来源于“最亲切”,而“最亲切”,来源于“最熟悉”——无论它“多平凡”。
  老舍先生在散文《想北平》里这样写道:
  面向着积水潭,背后是城墙,坐在石上看水中的小蝌蚪或苇叶上的嫩蜻蜓,我可以快乐地坐一天,心中完全安适,无所求也无可怕,像小儿安睡在摇篮里。
  我常想,同学们在高考考场上,能不能克服那种紧张、焦虑的封闭心态?能不能有一种“心中完全安适,无所求也无可怕”的心态?老舍先生之所以能够“心中完全安适”,因为他是在熟悉的环境里,面对从小喜闻乐见的熟悉事物。如果把老舍先生置于一种陌生的环境里,他的心态也不能安适。老舍先生就是死于1966年那个动乱的夏天。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他连生命都不能保全,更不用说安适的写作了。我们的同学在高考考场上,面对一个作文题目,是不是像是到了“文化大革命”:焦虑、忐忑、迷茫、不安,恨不得都有跳太平湖的心,那还怎么可能写出好作文呢?正因为此,同学在陌生的考场上,面对目光威严的监考老师,不能孤单无助。他需要把自己置于熟悉生活素材的环簇之中——做好准备,胸有成竹,以获得从容安适的心态。
  写熟悉的生活是完全可能的。高考作文题目必然具有开阔性、普适性和贯通性。这个作文题目,绝不能是只有男孩子能写,女孩子不能写;只有城市的能写,农村的不能写;只有沿海的能写,内陆的不能写,或者只有南方的能写,北方的不能写……那就不是高考作文题目了。这个题目必须要让全国考生都能够从容写作。因此,高考作文题目实质是没有命题,或者说,历年高考作文实质是同一道题目。
  写熟悉的生活完全可能,也并不意味可以手到擒来。写熟悉的生活要求思维突破。阻遏写作开拓性思维的不是作文题目,而是写作者的思维定式。思维定式,广泛地存在于各个领域。因为有思维定式,所以祥林嫂要一头撞向桌案角上,所以她一定要去捐那条赎罪的门槛;因为有思维定式,所以阿Q才会唱“我手执钢鞭将你打”,所以他在受刑前才会无师自通地喊一嗓子“过二十年又是一条好汉!”我们听来无限悲凉——真是蒙昧!思维定式,说到根本就是一种蒙昧。突破了思维定式,便是一片崭新天地。夏瑜突破了思维定式,他就喊出了“这大清朝是我们大家的”;刘巧儿突破了思维定式,她就唱出了“这一回我要自己找婆家”;毛泽东突破了思维定式,他就提出了“农村包围城市”的武装斗争战略;邓小平突破了思维定式,他就实现了“一国两制”的构想——突破思维定式,便是人类的一次飞跃。
  各类作文题目,从来都允许多向思维,只是同学们的某种思维定式,往往封闭着写作的另一扇门。或者我们可以这样认识,任何作文题目,都不足以限制思想解放的头脑。同学写作的思维定式,主要存在于选材和立意两个方面。突破了单向思维的定式,开启思维的大门,就可以保证写熟悉的生活,表达真情实感。立足于生活实际,任何作文题目,都在选材和立意范畴开启着两扇大门——正向的、贴近传统的大门,逆向的、开拓时尚的大门。突破单向思维定式的束缚,就能保证写熟悉的生活,表达真情实感。前者要求写得好,后者要求写得通。无论推开哪一面大门,都是创造,都需要“衣带渐宽终不悔”的刻苦努力,都离不开老师的指导帮助,也都需要感悟熟悉的生活。
  关于作文立意要表达真情实感,这里有必要多说两句。我们当然希望同学作文立意积极、健康、阳光。但,这应该是同学积极、健康、阳光思想的自然表露,而不应该是刻意的追求,更不应该是虚伪的表演。文如其人。同学要使自己的作文中具备积极、健康、阳光的立意,那就首先让自己的思想真的积极、健康、阳光起来。退一步说,一个人如果真的思想龌龊、阴暗(我们当然不希望同学们如此),那也应该在作文中如实表述,哪怕结果是作文“零分”。道理很简单,思想龌龊、阴暗的人就不该上大学。从长远来看,得个“零分”,对社会,对个人,倒不失为是一件好事呢!

作文开拓性思维的必由之路㈠

  作文开拓性思维的必由之路㈠
  高考作文呼唤开拓性思维



  一谈到作文开拓性思维,人们往往认为这与高考作文相悖。其实不然,高考作文呼唤开拓性思维。对此,我们有充分的信心。
  高考作文题目为开拓性思维提供着广阔的写作空间,这是《高中语文课程标准》的精神。这份对高中语文教学和高考具有指导意义的文件中明确规定:
  表达与交流中要鼓励学生自由地表达、有个性地表达、有创意地表达,尽可能减少对写作的束缚,为学生提供广阔的写作空间。
  需要注意这里的措词,不是“允许不允许”的问题,而是“鼓励不鼓励”的问题。如果哪个高考作文题目不“鼓励”,不“提供广阔的写作空间”,不“尽可能减少对写作的束缚”,就等于在对抗《高中语文课程标准》,这应该是不可能的。如果哪个地区阅卷负责人不“鼓励”,不“提供广阔的写作空间”,不“尽可能减少对写作的束缚”,也等于在对抗《高中语文课程标准》,这是必须严肃对待的。如果哪位语文老师不“鼓励”,不“提供广阔的写作空间”,不“尽可能减少对写作的束缚”,反而限制“学生自由地表达、有个性地表达、有创意地表达”,封闭“广阔的写作空间”、增加“对写作的束缚”,那么,这位老师可能还不理解《高中语文课程标准》,或者对本地区高考作文阅卷心有余悸。对《高中语文课程标准》的认识,以及它的落实,是需要一个过程的,甚至是艰难、曲折的过程,但是,课程改革“堂堂溪水出前村”的大趋势是不可逆转的。对此,我们有坚定的信念和充分的信心。
  其实,任何作文题目都无法限制思想解放的头脑;体现“新课标”精神的高考作文题目更是如此。当然,任何作文题目,也都无法开启认识闭塞的心灵。考场作文,不取决于题目,而取决于思维品质。
  一如浩渺的生活,高考作文题目都是幅员开阔,角度丰富的。它有多么开阔、多么丰富?我达不到它的边际,穷尽不了它的角度;任何人也不能达到,不能穷尽;就是全世界的人合在一起,仍然不能达到,不能穷尽。庄子说:吾生亦有涯,而学亦无涯;我们可以藉此认识:作文题目是没有边际的,有局限的是我们的认识——我们只是在自己特定的位置,特定的坐标点上,以自己有限的视野和思维能力看待作文题目的。每年高考之后,蜂拥而出评说作文题目的专家,他们的错误就在于,他们总认为自己可以双目遮天,涵盖作文题目的全部空间,全然不知道自己也只不过是盲人摸象。
  这些热衷于评说高考作文题目的专家学者,在他们研究的领域,很有造诣,很有成就,无愧于专家学者的称号,我们十分敬佩。但是他们没有面对过高考作文,没有实践,没有研究,甚至没有真正思考过,他们本没有资格指手画脚。身处一线的语文教师和同学,不要让自己沦落为蒙起双目“摸象”的蠢人。须知,这是“新课标”明确的精神,我们总不能一面高唱“新课标”,一面抵制“新课标”。如果“新课标”哪一天被废弃,再另作它论,另寻它途——这是起码的光明磊落吧?
  我们有必要重申:写作是一项创造,在写作领域,没有立意、选材“行与不行”的限制,只有作文“好或不好”的标准。前者,有意无意地桎梏着学生的创造才能;后者,旗帜鲜明地激励着学生的创造欲望。们要突破“写作常识观”,树立“写作思维观”。
  有一则传统相声《关公战秦琼》,是侯宝林大师的保留节目,曾引得国人笑痛肚皮。单就这个发噱的节目名称就让人忍俊不禁,汉代的关羽怎么可能跟唐代的秦琼打起来,怎么可能?绝对不可能!稍具一点历史常识的人都会觉得滑稽。让相距400年的人开打,这不是很荒诞吗?于是人们经常用这则“典故”讽刺艺术上的胡编乱造。我觉得,相声讽刺的锋芒主要是军阀作风。的确,韩复榘的老爷子满脑子军阀的“土围子”观念,又利用枪杆子威逼艺人,这可恨又可笑;但是,如果仅就“关公战秦琼”这个命题而言,它充满了童真童趣,洋溢着文学因素和乡土追求。我们谁没有过“关公战秦琼”的遐想呢?
  南宋著名词人刘过曾写过一首著名的“沁园春”词,大约在任何一本“宋词选”里都可以找到:
  斗酒彘肩,风雨渡江,岂不快哉!被香山居士,约林和靖,与东坡老,驾勒吾回。坡谓西湖,正如西子,浓抹淡妆临镜台。二公者,皆掉头不顾,只管衔杯。
  白云天竺去来,图画里,峥嵘楼观开。爱东西双涧,纵横水绕,两峰南北,高下云堆。逋曰不然,暗香浮动,争似孤山先探梅。须晴去,访稼轩未晚,且此徘徊。
  白香山、林和靖还有那位可爱的东坡老,拉上刘过,这大唐、北宋、南宋的四位,凑在一起,逛西湖,谈天竺,还要探孤山,访稼轩。这不也是“关公战秦琼”吗?凭什么刘过的词就流传千秋,韩老爷子的创意就万人嘲笑?没有这种道理!这里不是“行与不行”的问题,而是“好不好”的分野。刘过的词写得好,我们就击节吟诵;艺人们只是没有演好,“叫你打来你就打,你要不打他不管饭”,颇为滑稽。为什么没有演好?因为演员被枪杆子威逼,饿着肚子,不爱演,演不好。如果把戏班子请进五星大酒店,餐桌有鱼,出门备车,中国戏曲舞台上,还真没准会出现一部“关公战秦琼”的样板戏呢。写得好,就是创作;写不好,便是瞎编!
  不只刘过,毛泽东那首“蝶恋花·答李淑一”,谁不知道?
  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颺,直上重霄九。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
  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杨开慧、柳直荀,两位牺牲于第二次革命战争时期的烈士,一块儿去“问讯吴刚”,还感动得“嫦娥舒广袖”?这不也是一种“关公战秦琼”吗?
  “关公战秦琼”在现实生活中也比比皆是。我们评选今年“全国十大杰出青年”,众多候选人,来自不同地域、不同行业,怎么比较他们谁更杰出?某种意义来说,这不也是“关公战秦琼”吗?

文学类作品阅读例说㈠

文学类作品阅读例说


   新课改高考语文试题在继承传统高考语文试题优良传统的基础上,有着两个方面的明确发展


  一、阅读文本和题目,人文内涵更丰厚;


  二、写作题目更平实,鼓励自主更明确。


  这两方面的变化,对语文教学和语文备考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也是对教师和考生的更高要求,有着积极的导向作用:


  一、阅读题目的发展,要求考生从根本上充实自己的人文内涵积淀;


  二、写作题目的发展,要求考生从根本上提升自己感悟生活的水平。


  传统高考语文试题在阅读领域的思维意识与基本方式仍然要遵循。那就是:“动态·比较·判断”的思辨原则;关注句号,改“字读”为“句读”,实现句与句、词与词的比较,剔除次要信息,聚焦重要信息的运作方式;调动思想感情的积淀,展开深层思维,对重要信息进行转化加工的自觉意识。同时,“新课改”语文试题,要求考生顺应阅读题目的发展,从根本上充实自己的人文内涵积淀。


  《新课标·新考纲》的两点变化:


  一、设置了“探究能力层级(F级)”:指探讨疑点难点,有所发现和创新,是在识记、理解、分析综合的基础上发展了的能力层级。


  二、设置“选考”内容:按照高中课程标准规定的必修课程中阅读与鉴赏、表达与交流两个目标的“语文1”至“语文5”五个模块,选修课程中诗歌与散文、小说与戏剧、新闻与传记、语言文字应用、文化论著研读五个系列,组成必考内容和选考内容。


  文学类文本阅读要求阅读鉴赏中外文学作品。


  了解文学体裁的基本特征及主要表现手法。文学作品的阅读鉴赏,注重审美体验。感受形象,品味语言,领悟内涵,分析艺术表现力;理解作品反映的社会生活和情感世界,探索作品蕴含的民族心理和人文精神。


  “探究能力层级”考查:⑴从不同的角度和层面发掘作品的丰富意蕴;⑵探讨作品蕴涵的民族心理和人文精神;⑶对作品进行个性化阅读和有创意的解读。


  “新课标”现代文阅读选考题,突出特征是对同学的人文内涵提出了更高要求。要求同学们的思想更深刻、感情更丰富,有更丰厚的文化、文学、知识的积淀底蕴,对事情、事理、人情、文理更通透。在回答问题时,要从文章出发,遵循“提取-转化”重要信息的途径,努力做到文本中的重要信息无一处遗漏,答案中无一词无根据。在要点完备、确切的基础上,连缀要点要做到逻辑合理、主次分明、言之有序、语言流畅。


  [文本阅读要点]


  考试方略:在两三分钟内,准确把握文本要点。


  备考目的:明确并进一步强化信息比较的意识。


  大致步骤:


  ①注意作品题目,据此体会作品的思路和主旨;


  ②语段之内句与句比较,筛出并把握重要语句;


  ③合并某些相关的铺陈语句,关注概括性语句;


  ④提取压缩重要语句,把握语段大意文章思路。


  [例·2001年全国课标卷·11]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⑴~⑷题。


                    保护人          【法】莫泊桑


   玛兰做梦见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好的官运!


  有天早上,他从报上看到从前一位同学新近当了议员。玛兰重新成了他那位同学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朋友。


  不久议员摇身一变当了部长,半年后玛兰就被任命为行政法院参事。


  起初,他简直有点飘飘然了。为了炫耀,他在大街上走来走去,仿佛别人只要一看见他,就能猜到他的身份。后来,出于一种有权势而又有宽宏大量者的责任感,他油然萌生一股压制不住要去保护别人的欲望。无论在哪里遇到熟人,他都高兴地迎上去,不等人家问,就连忙说:“您知道,我现在当参事了,很想为您出点力。如有用得着我的地方,请您甭客气,尽管吩咐好了。我在这个位置上,是有权力的。”


  一有机会,他对任何人都主动给予无限慷慨的帮助。他每天都要给人写十封、二十封、五十封介绍信,他写给所有的官吏。他感到幸福,无比幸福。


  一天早上,他准备去行政法院,屋外已经下雨了。


  雨越下越大。他只好在一个房门口躲雨。那儿已有个老神父。在当参事前,他并不喜欢神父。自一位红衣主教在一件棘手的事情上客气地向他求教以后,他对他们也尊敬起来。他看看神父,关切地问:“请问您到那一区去?”


  神父有点犹豫,过了一会儿才说:“我朝王宫方向去。”


  “如果您愿意,神父,我可以和您合用我这把伞。我到行政法院去。我是那里的参事。”


  神父抬起头,望望他:“多谢,我接受您这番好意。”


  玛兰接着说:“您来巴黎多半是为散心吧。”


  神父回答:“不,我有事。”


  “哦!是件重要的事吗?如果您用得着我,尽管吩咐好了。”


  神父好像挺为难。吞吞吐吐地说:“啊!是一件无关紧要的私事……一点小误会。您不会感兴趣的。是……是一件内部的……教会方面的事。”


  “哎呀,这正属行政法院管。您尽管吩咐我好了。”


  “先生,我也正要到行政法院去。您心肠真是太好了。我要去见勒尔佩、萨翁两位先生。说不定还得见珀蒂帕先生。”


  “哎呀,他们都是我最好的朋友,刮刮叫的同事。我都恳切地去替您托托关系。包在我身上好了。”


  神父嘟囔着说了许多感恩的话。


  玛兰高兴极了。“哼!您可碰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神父。瞧吧,瞧吧,有了我,您的事情解决起来一定非常顺利。”


  他们到了行政法院。玛兰把神父领进办公室,请他坐在火炉前面,然后伏案写道:“亲爱的同事:请允许我恳切地向您介绍德高望重的桑蒂尔神父,他有一件小事当面向您陈述,务请鼎立协助。”


  他写了三封信,那受他保护的人接了信,千恩万谢地走了。


  这一天平静地过去了。玛兰夜里睡得很好,第二天愉快地醒来,吩咐人送来报纸。他打开报纸念道:


  有个桑蒂尔神父,被控告做过许多卑鄙龌龊的事……谁知他找到一位叫玛兰的行政法院参事做他的热心辩护人,该参事居然大胆地替这个披着宗教外衣的罪犯,给自己的同事们写了最恳切的介绍信……我们提请部长注意该参事令人不能容忍的行为……


  他一下就蹦起来去找珀蒂帕。


  珀蒂帕对他说:“唉!您简直疯了,居然把那老阴谋家介绍给我。”


  他张皇失措地说:“别提了……您瞧……我上当了……他这人看上去那么老实……他耍了我……卑鄙可耻地耍了我。我求您,求您设法狠狠地惩办他一下,越狠越好。我要写信。请您告诉我,要办他,得给谁写信?……对,找总主教!”


  他突然坐下了,伏在珀蒂帕的桌子写道:“总主教大人:我荣幸的向阁下报告,最近有一个桑蒂尔神父欺我为人忠厚,用尽种种诡计和谎言陷害我。受他花言巧语哄骗,我竟至于……”


  他把信封好,扭转头对同事说:“您看见了吧,亲爱的朋友,这对您也是个教训,千万别再替人写介绍信了。”                                     (据郝运译文删改)


  [思路结构]


  玛兰因同学升迁有了官运      


  炫耀使玛兰感到无比幸福


  玛兰为偶遇神父写信请托


  玛兰写信请托受报纸抨击


  玛兰写信总主教巧言申辩


  玛兰劝告珀蒂帕吸取教训


  [选择题目要点]


  立足思辨,认清实质


  ①定位——在选项中择定“定位”的关键信息,在文本中择出与之“照应”的信息,据此确定选项的相关域;


  ②思辨——以全文主旨、内容、情节为背景,在相关域中思辨选项有无根据,是否合乎事情事理、文意文理;


  ③判定——思辨中需要通过联想、推断,自觉调动自己知识和能力的积累,从而快速、准确判定选项的正误。


  ⑴下列对小说有关内容的分析和概括,最恰当的两项是


  A.由于同学的帮助,玛兰才当上了行政法院参事。因此他无论在哪里遇到熟人,都主动向对方提供帮助,这是他回报的方式。


  [对应文句]起初,他简直有点飘飘然了。为了炫耀,他在大街上走来走去,仿佛别人只要一看见他,就能猜到他的身份。后来,出于一种有权势而又有宽宏大量者的责任感,他油然萌生一股压制不住要去保护别人的欲望。


  [选项关键点]这是他回报的方式


  [分值]0分。


  B.在当参事前,玛兰并不喜欢神父,但是在一位红衣主教向他请教以后,“他对他们也尊敬起来”。这样描写达到了照应上文的目的。


  [对应文句]那儿已有个老神父。在当参事前,他并不喜欢神父。自一位红衣主教在一件棘手的事情上客气地向他求教以后,他对他们也尊敬起来。


  [选项关键点]这样描写达到了照应上文的目的


  [分值]0分。


  C.玛兰被珀蒂帕训斥后,急于为自己辩解,并马上归罪于桑蒂尔神父。这足以看出他似乎很想保护别人,但实际上更关心自己的利益。


  [对应文句]珀蒂帕对他说:“唉!您简直疯了,居然把那老阴谋家介绍给我。”他张皇失措地说:“别提了……您瞧……我上当了……他这人看上去那么老实……他耍了我……卑鄙可耻地耍了我。我求您,求您设法狠狠地惩办他一下,越狠越好。我要写信。请您告诉我,要办他,得给谁写信?……对,找总主教!”


  [选项关键点]他似乎很想保护别人,但实际上更关心自己的利益


  [分值]3分。


  D.给总教主写信后,玛兰告诫同事要牢记自己的教训, “千万别再替人写介绍信了”。这表明他力图文过饰非,变被动为主动。


  [对应文句]他把信封好,扭转头对同事说:“您看见了吧,亲爱的朋友,这对您也是个教训,千万别再替人写介绍信了。”


  [选项关键点]这表明他力图文过饰非,变被动为主动


  [分值]2分。


  E.桑蒂尔神父起初并不想用“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麻烦玛兰,因此他回应玛兰的请求时吞吞吐吐,这种神情表现了他内心的犹豫。


  [对应文句]神父好像挺为难。吞吞吐吐地说:“啊!是一件无关紧要的私事……一点小误会。您不会感兴趣的。是……是一件内部的……教会方面的事。”


  [选项关键点]桑蒂尔神父起初并不想用“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麻烦玛兰……表现了他内心的犹豫


  [分值]1分。


  [简答题目要点]


  清晰其途,丰腴其实


  ①提取信息——根据题目要求,在文本中择定重点阅读区域,提取承载重要信息的词句;


  ②转化信息——通过联想、推断,调动知识和能力的积累,将重要信息转化为答案要点;


  ③连缀要点——根据答案要点之间的主次和逻辑关系,连缀要点,形成连贯规范的答案;


  ④答题原则——独立思考,不迷信参考答案。做到文本要点无遗漏;作答无一词无根据。


  ⑵小说中的玛兰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请简要分析。


  [重要信息转化]


  玛兰做梦见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好的官运!有天早上,他从报上看到从前一位同学新近当了议员。玛兰重新成了他那位同学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朋友。不久议员摇身一变当了部长,半年后玛兰就被任命为行政法院参事。


  —— 迷恋做官,趋炎附势,钻营私利,借以升迁。


  起初,他简直有点飘飘然了。为了炫耀,他在大街上走来走去,仿佛别人只要一看见他,就能猜到他的身份。后来,出于一种有权势而又有宽宏大量者的责任感,他油然萌生一股压制不住要去保护别人的欲望。无论在哪里遇到熟人,他都高兴地迎上去,不等人家问,就连忙说:“您知道,我现在当参事了,很想为您出点力。如有用得着我的地方,请您甭客气,尽管吩咐好了。我在这个位置上,是有权力的。”


  —— 以当官为荣耀,夸大其辞、以炫耀权势为幸福。


  雨越下越大。他只好在一个房门口躲雨。那儿已有个老神父。在当参事前,他并不喜欢神父。自一位红衣主教在一件棘手的事情上客气地向他求教以后,他对他们也尊敬起来。他看看神父,关切地问:“请问您到那一区去?”神父有点犹豫,过了一会儿才说:“我朝王宫方向去。”“如果您愿意,神父,我可以和您合用我这把伞。我到行政法院去。我是那里的参事。”神父抬起头,望望他:“多谢,我接受您这番好意。”玛兰接着说:“您来巴黎多半是为散心吧。”神父回答:“不,我有事。”“哦!是件重要的事吗?如果您用得着我,尽管吩咐好了。”神父好像挺为难。吞吞吐吐地说:“啊!是一件无关紧要的私事……一点小误会。您不会感兴趣的。是……是一件内部的……教会方面的事。”“哎呀,这正属行政法院管。您尽管吩咐我好了。”“先生,我也正要到行政法院去。您心肠真是太好了。我要去见勒尔佩、萨翁两位先生。说不定还得见珀蒂帕先生。”“哎呀,他们都是我最好的朋友,刮刮叫的同事。我都恳切地去替您托托关系。包在我身上好了。”神父嘟囔着说了许多感恩的话。玛兰高兴极了。“哼!您可碰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神父。瞧吧,瞧吧,有了我,您的事情解决起来一定非常顺利。”他们到了行政法院。玛兰把神父领进办公室,请他坐在火炉前面,然后伏案写道:“亲爱的同事:请允许我恳切地向您介绍德高望重的桑蒂尔神父,他有一件小事当面向您陈述,务请鼎立协助。”他写了三封信,那受他保护的人接了信,千恩万谢地走了。


  ——自我炫耀,忘乎所以。缺少主见,处事粗疏、轻信他人,没有起码的标准原则,但也不乏热心。


  他一下就蹦起来去找珀蒂帕。珀蒂帕对他说:“唉!您简直疯了,居然把那老阴谋家介绍给我。”他张皇失措地说:“别提了……您瞧……我上当了……他这人看上去那么老实……他耍了我……卑鄙可耻地耍了我。我求您,求您设法狠狠地惩办他一下,越狠越好。我要写信。请您告诉我,要办他,得给谁写信?……对,找总主教!”


  ——胸无城府,遇事慌张,推脱责任,见风使舵,歪曲事实。


  他突然坐下了,伏在珀蒂帕的桌子写道:“总主教大人:我荣幸的向阁下报告,最近有一个桑蒂尔神父欺我为人忠厚,用尽种种诡计和谎言陷害我。受他花言巧语哄骗,我竟至于……”他把信封好,扭转头对同事说:“您看见了吧,亲爱的朋友,这对您也是个教训,千万别再替人写介绍信了。”——耍小聪明,花言巧语,还有些诚恳。


  [备考答案]


  小说中的玛兰是这样一个形象:


  他本质并不坏,不乏热心,还有些诚恳。但是,他迷恋做官,趋炎附势,借以升迁。以当官为荣耀,以炫耀权势为幸福,没有起码的标准原则,以至于夸大其辞,忘乎所以,干下蠢事。同时他又缺少主见,处事粗疏、轻信他人,胸无城府。遇到事情就惊慌,并且马上见风使舵,耍小聪明,花言巧语,歪曲事实,推脱责任。


  [原参考答案]①自私,趋炎附势,见风使舵;②伪善,爱慕虚荣;③天真,热心,却没有原则。


 

突破阻遏“新课改”的痼疾

突破阻遏“新课改”的痼疾


——以“作文思维观”取代“作文常识观”


王大绩


  在《高中语文课程标准》酝酿阶段,就有一个著名的问题:“冰化了以后是什么?”回答“冰化了以后是水”,这就是一种“常识”,作文的空间可以容纳它;但不能只是这一种答案。回答“冰化了以后是春天”,就展示了一种思维的迁移,展示着写作的广阔天地。问题是,在相当数量的写作课堂上,甚至在作文评阅中,这种思维迁移的天地被视为禁区。尽管《高中语文课程标准》明确规定:“表达与交流中要鼓励学生自由地表达、有个性地表达、有创意地表达,尽可能减少对写作的束缚,为学生提供广阔的写作空间。”但是仍然不能使“作文常识观”消融。
  例如,面对“图书阅读率下降,网上阅读率提高”这样一则写作材料,考场作文只局限于谈“阅读”;面对“北京的符号”这样一个标题,考场作文只局限于写故宫、老舍的作品等“北京以往的符号”,就足以引起我们的警惕。一个中学生了解“阅读”,一个北京的孩子了解“北京以往的符号”,不过分,但也不是义务,不是他们必须熟悉“阅读”,熟悉“北京以往的符号”,有细节,有感悟,能够保证写一篇优秀作文。学生应该具备由作文材料或作文题目向自己熟悉的生活迁移的思维意识。
  正是“作文常识观”阻遏着这种写作必须的思维迁移意识。
  在北京,经过阅卷领导小组充分讨论,才形成这样的共识:“说苏轼是北京的符号,听起来似乎荒谬。当北京人在任何一个领域都浅尝辄止、自以为是、不求甚解的时候,石钟山下的苏东坡就可能成为北京人仰慕的一个符号了。说司马迁是北京的符号,听起来似乎荒谬。当北京人迫于种种压力失掉了尊严和信仰的时候,‘天地苍茫一根骨’的司马迁就可能成为北京人仰慕的一个符号了。随着时代的发展,以北京的包容与大气,又有什么绝对永远不能成为北京的符号呢?从这个意义上说,什么都可能成为符号,而让它们真正成为某种符号,必须仰仗的则是写作者卓越的思维。”(北京市高考语文阅卷领导小组《2006年高考北京卷语文命题总体评价》)
  而在某些省市的阅卷中,就未必有这样符合“课标”的认识高度,“作文常识观”仍居主导地位。就是在北京,面对2008年“广口瓶装填实验”的材料,阅卷领导小组中某些成员也未能正视题目中“请就以下材料,展开联想,自定角度,写一篇文章”的明确要求,主张订出所谓“一等立意”、“二等立意”的荒谬标准。如果“作文常识观”借助阅卷领导者的权力,反馈到作文教学与备考中去,必将严重地阻遏“课标”的落实,进而制约学生的写作水平。有的阅卷老师至今仍然不能自拔,还在挑剔作文题目材料中的毛病:这不是“实验”,顶多是个“演示”。这种挑剔也是“作文常识观”的一种反映。作文题目和材料给出的无非是一幅生活场景。生活中也有许多不尽如人意,名不副实的事情。这不恰恰可以是“请就以下材料,展开联想”的一个角度吗?很多杂文不就是这样切入展开的吗?
  每年高考之后,众多专家、学者纷纷评说高考作文题目,也产生相当恶劣的影响。他们根本不是在评说作文题目,而是在公众面前竞相展示各自片面、狭隘的认识水平。
  2009年高考作文题目引发了一场“关注现实热点”的热议,这也是一种“作文常识观”的反映。从“作文思维观”的高度看作文题目,并无哪个命题更贴近现实,哪个作文题目更疏离现实的差异。并非直接给出现实热点的题目就贴近现实,给出诗歌、寓言或历史性的题目就疏离现实。
  固然,“兽首拍卖”、“明星代言”、“品味时尚”和“我说90后”等作文题目,在直接要求关注社会现实,关注新闻热点;但这只是作文题目涵盖的一个侧面,正如“冰化了之后是水”。
  这里,我们就用2009年新课改辽宁卷的作文题目“明星代言”为例,说明一下“作文思维观”吧。仅就“明星代言”而论,题目就给出了五个角度:甲“认为可信”,乙“表示愤慨”,丙“给予理解”,丁“主张负责”,戊“呼吁监管”。其中每一个角度,都连通着学生熟悉生活的空间。
  再看具体些:甲的发言涉及“名称与实际”、“多数与少数”、“调查与信度”、“自信与听信”等诸多领域;乙的发言涉及“传统与时尚”、“宣传与质量”、“典型与个案”、“调查与民情”等诸多领域;丙的发言涉及“友谊与义气”、“盲从与明察”、“受害与害人”、“知情与责任”等诸多领域;丁的发言涉及“表象与实质”、“精神与物质”、“责任与追究”、“法制与自由”等诸多领域;戊的发言涉及“综合与单一”、“专责与兼管”、“先禁与后罚”、“国际与国内”等诸多领域。而每一个领域,也都连通着学生熟悉的生活空间。
  如果统观,那2009年这个高考作文题目与前些年考过的题目“答案是丰富多彩的”、“诚信”、“相信自己与听信他人”等,几乎没有实质差异。
  “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作文题目是极其开阔的,我不能,任何人也不能,就是全世界的人合在一起,我们的思维也不能抵达作文题目的边际——吾思维有涯,而文题无涯。用这样的“作文思维观”打开“作文常识观”封闭同学思维的枷锁,是提高学生写作水平的第一步。


选自《语文报 高考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