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表达和写作语言(三)

语言表达和写作语言(三)


王大绩


   [练习3]阅读下面的短文,完成后面的练习。
  我竟在街上遇见了她——我最好的朋友。我们曾经是无话不谈的好友,是中考使我们分道扬镳。为此,我们都流下了伤心的泪水,并相约要永远保持联络。起初,她的信每周一封,给我枯燥的学习生活平添了无数亮点。到高二,信明显减少;进了高三,我们便像绝交一样,再没联络。而今我们竟在人潮汹涌的大街上意外重逢。这是一种缘分,还是一种预示?“许久不见,一向还好吗?”笑容荡漾在她因惊讶而略微拉长的脸庞上。我们互致问候,接着,笑容消失了。沉默……世界仿佛在这一刻凝固,我的思维也似乎在这一刻僵滞。记忆中,我们之间从未出现如此尴尬的场面。我俩强迫自己去找彼此都感兴趣的话题。“前段《铁嘴铜牙纪晓岚》,看了吗?你觉得王刚演得怎么样?”“我早不看那玩艺了……”又是沉默——我们在尴尬中各奔前程。
  
这篇短文描写的是时过境迁,旧交重逢,形同陌路的尴尬。其中对语言和神情的描写不无精彩之笔。但由于观察不够细致,细节不够丰富,使得文段身量不足,表情达意不够充分。从作文的角度评价,作者是错失了一次很好的机会,一次展示和超越的机会。要展示和超越,要实现展示与超越的合理化,必须细察深思,丰富细节。
  调动积累,发挥想象,补充语气、神情、动作等细节,扩展短文后半,从而将旧交殊路的尴尬,表现得更加惟妙惟肖。
  [扩展样例]
  
我竟在街上遇见了她——我最好的朋友。我们曾经是无话不谈的好友,是中考使我们分道扬镳。为此,我们都流下了伤心的泪水,并相约要永远保持联络。起初,她的信每周一封,给我枯燥的学习生活平添了无数亮点。到高二,信明显减少;进了高三,我们便像绝交一样,再没联络。而今我们竟在人潮汹涌的大街上意外重逢。这是一种缘分,还是一种预示?“许久不见,一向还好吗?”笑容荡漾在她因惊讶而略微拉长的脸庞上。我们互致问候,接着,笑容消失了。沉默……世界仿佛在这一刻凝固,我的思维也似乎在这一刻僵滞。[她下意识地拨弄着书包上的饰物——一只小树袋熊,小熊脖颈上的铃铛清脆地响着。“真可爱!”“是我妹……”,又是沉默,我伸手从她肩上拈下一根落发,她嘻嘻一笑:“谢谢……”]记忆中,我们之间从未出现如此尴尬的场面。我俩强迫自己去找彼此都感兴趣的话题。“前段《铁嘴铜牙纪晓岚》,看了吗?你觉得王刚演得怎么样?”“我早不看那玩艺了……”[“忙吗?”“瞎混呗……”“留个电话?”我们各自解脱似的忙忙乱乱兜里包里地翻纸翻笔。“常联系呀!”“好好……”又是沉默——我们在沉默中“拜拜”。不经意间,一张纸条飘落到地上,我想起,那是她刚刚写的电话号码。弯腰去拾,竟是两张窄窄的纸条并在一起——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
  经扩展的短文添加了三个细节。
  第一个细节是“小树袋熊”。“她”因无聊而“下意识地拨弄”;“我”因无聊而看他拨弄,听铃“清脆”的响声,有声无心地赞叹。而对她说的“是我妹……”,这有歧义的、模棱两可的话,并不追问个清楚;“她”呢?话到半截,戛然而止,也并无心把它说清楚。
  第二个细节是“拈头发”。“我伸手从她肩上拈下一根落发”,是有意无意地;“她”的“嘻嘻一笑”和道谢,也似真非真,是朋友之间绝对不需要的。
  第三个细节是“留电话号码”。提出“留电话号码”的动议,两个人都“忙忙乱乱兜里包里地翻纸翻笔”,把这当成一种摆脱尴尬的解脱;而对留下的电话号码,谁也没有珍惜,都在“不经意间”“飘落到地上”了。三个细节之后,“我”那“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的心理,就画龙点睛地,格外触发一股酸楚意绪。
  原短文三百字多一点,经扩展细节,添了二百字,丰富多了,也生动多了。这扩展追加,实际是“细察深思”的过程,“细察深思”是丰富对生活认识的必由之路,也是使作文更富有思想、意趣的必由之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