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开拓性思维的必由之路㈠

  作文开拓性思维的必由之路㈠
  高考作文呼唤开拓性思维



  一谈到作文开拓性思维,人们往往认为这与高考作文相悖。其实不然,高考作文呼唤开拓性思维。对此,我们有充分的信心。
  高考作文题目为开拓性思维提供着广阔的写作空间,这是《高中语文课程标准》的精神。这份对高中语文教学和高考具有指导意义的文件中明确规定:
  表达与交流中要鼓励学生自由地表达、有个性地表达、有创意地表达,尽可能减少对写作的束缚,为学生提供广阔的写作空间。
  需要注意这里的措词,不是“允许不允许”的问题,而是“鼓励不鼓励”的问题。如果哪个高考作文题目不“鼓励”,不“提供广阔的写作空间”,不“尽可能减少对写作的束缚”,就等于在对抗《高中语文课程标准》,这应该是不可能的。如果哪个地区阅卷负责人不“鼓励”,不“提供广阔的写作空间”,不“尽可能减少对写作的束缚”,也等于在对抗《高中语文课程标准》,这是必须严肃对待的。如果哪位语文老师不“鼓励”,不“提供广阔的写作空间”,不“尽可能减少对写作的束缚”,反而限制“学生自由地表达、有个性地表达、有创意地表达”,封闭“广阔的写作空间”、增加“对写作的束缚”,那么,这位老师可能还不理解《高中语文课程标准》,或者对本地区高考作文阅卷心有余悸。对《高中语文课程标准》的认识,以及它的落实,是需要一个过程的,甚至是艰难、曲折的过程,但是,课程改革“堂堂溪水出前村”的大趋势是不可逆转的。对此,我们有坚定的信念和充分的信心。
  其实,任何作文题目都无法限制思想解放的头脑;体现“新课标”精神的高考作文题目更是如此。当然,任何作文题目,也都无法开启认识闭塞的心灵。考场作文,不取决于题目,而取决于思维品质。
  一如浩渺的生活,高考作文题目都是幅员开阔,角度丰富的。它有多么开阔、多么丰富?我达不到它的边际,穷尽不了它的角度;任何人也不能达到,不能穷尽;就是全世界的人合在一起,仍然不能达到,不能穷尽。庄子说:吾生亦有涯,而学亦无涯;我们可以藉此认识:作文题目是没有边际的,有局限的是我们的认识——我们只是在自己特定的位置,特定的坐标点上,以自己有限的视野和思维能力看待作文题目的。每年高考之后,蜂拥而出评说作文题目的专家,他们的错误就在于,他们总认为自己可以双目遮天,涵盖作文题目的全部空间,全然不知道自己也只不过是盲人摸象。
  这些热衷于评说高考作文题目的专家学者,在他们研究的领域,很有造诣,很有成就,无愧于专家学者的称号,我们十分敬佩。但是他们没有面对过高考作文,没有实践,没有研究,甚至没有真正思考过,他们本没有资格指手画脚。身处一线的语文教师和同学,不要让自己沦落为蒙起双目“摸象”的蠢人。须知,这是“新课标”明确的精神,我们总不能一面高唱“新课标”,一面抵制“新课标”。如果“新课标”哪一天被废弃,再另作它论,另寻它途——这是起码的光明磊落吧?
  我们有必要重申:写作是一项创造,在写作领域,没有立意、选材“行与不行”的限制,只有作文“好或不好”的标准。前者,有意无意地桎梏着学生的创造才能;后者,旗帜鲜明地激励着学生的创造欲望。们要突破“写作常识观”,树立“写作思维观”。
  有一则传统相声《关公战秦琼》,是侯宝林大师的保留节目,曾引得国人笑痛肚皮。单就这个发噱的节目名称就让人忍俊不禁,汉代的关羽怎么可能跟唐代的秦琼打起来,怎么可能?绝对不可能!稍具一点历史常识的人都会觉得滑稽。让相距400年的人开打,这不是很荒诞吗?于是人们经常用这则“典故”讽刺艺术上的胡编乱造。我觉得,相声讽刺的锋芒主要是军阀作风。的确,韩复榘的老爷子满脑子军阀的“土围子”观念,又利用枪杆子威逼艺人,这可恨又可笑;但是,如果仅就“关公战秦琼”这个命题而言,它充满了童真童趣,洋溢着文学因素和乡土追求。我们谁没有过“关公战秦琼”的遐想呢?
  南宋著名词人刘过曾写过一首著名的“沁园春”词,大约在任何一本“宋词选”里都可以找到:
  斗酒彘肩,风雨渡江,岂不快哉!被香山居士,约林和靖,与东坡老,驾勒吾回。坡谓西湖,正如西子,浓抹淡妆临镜台。二公者,皆掉头不顾,只管衔杯。
  白云天竺去来,图画里,峥嵘楼观开。爱东西双涧,纵横水绕,两峰南北,高下云堆。逋曰不然,暗香浮动,争似孤山先探梅。须晴去,访稼轩未晚,且此徘徊。
  白香山、林和靖还有那位可爱的东坡老,拉上刘过,这大唐、北宋、南宋的四位,凑在一起,逛西湖,谈天竺,还要探孤山,访稼轩。这不也是“关公战秦琼”吗?凭什么刘过的词就流传千秋,韩老爷子的创意就万人嘲笑?没有这种道理!这里不是“行与不行”的问题,而是“好不好”的分野。刘过的词写得好,我们就击节吟诵;艺人们只是没有演好,“叫你打来你就打,你要不打他不管饭”,颇为滑稽。为什么没有演好?因为演员被枪杆子威逼,饿着肚子,不爱演,演不好。如果把戏班子请进五星大酒店,餐桌有鱼,出门备车,中国戏曲舞台上,还真没准会出现一部“关公战秦琼”的样板戏呢。写得好,就是创作;写不好,便是瞎编!
  不只刘过,毛泽东那首“蝶恋花·答李淑一”,谁不知道?
  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颺,直上重霄九。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
  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杨开慧、柳直荀,两位牺牲于第二次革命战争时期的烈士,一块儿去“问讯吴刚”,还感动得“嫦娥舒广袖”?这不也是一种“关公战秦琼”吗?
  “关公战秦琼”在现实生活中也比比皆是。我们评选今年“全国十大杰出青年”,众多候选人,来自不同地域、不同行业,怎么比较他们谁更杰出?某种意义来说,这不也是“关公战秦琼”吗?

《作文开拓性思维的必由之路㈠》有2个想法

  1. [emot]5[/emot]很喜欢你的课,马上要参加高考了,语文成绩一直不好,想知道该怎样复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