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延伸题备考示例(十)

语文延伸题备考示例(十)


王大绩


   [古代诗歌阅读]


一剪梅


南宋·刘克庄


  余赴广东,实之夜饯于风亭
  束缊宵行十里强,挑得诗囊,抛了衣囊。天寒路滑马蹄僵,元是王郎,来送刘郎。
  酒酣耳热说文章,惊倒邻墙,推倒胡床。旁观拍手笑疏狂,疏又何妨,狂又何妨!


  注:①实之:王迈,字实之,刘克庄好友。
  ②束缊(yùn):捆乱麻做火把。
  ③元:通“原”。
  ④胡床:一种可以折叠的轻便坐具。


  [译词]


一剪梅


南宋·刘克庄


          举着捆麻火把在夜里走了十里有余,


          只顾得挑着诗囊赶路却丢掉了衣囊。


          天气寒冷道路湿滑马蹄都冻得发僵,


          原来是王先生实之来送刘先生克庄。


 


          酒喝到半酣耳根子发热谈论着文章,


          论说声惊倒了邻居的墙推倒了胡床。


          旁观的人拍手笑这两人太粗疏狂放,


          我们回应说粗疏又怎样狂放又怎样!


  这首词刻画了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请选择其中的一个,结合诗句进行分析。(200字左右)(10分)


 


  [样例①·刘克庄的人物形象]这首《一剪梅》词刻画了个性鲜明的词人刘克庄自己的形象。他性情豪放不羁,珍重友情,醉心于诗词文章。请看,这位词人擎着火把,夜里长途跋涉,把衣囊都丢掉了,却单单挑着诗囊。这不是一般的马虎,在他的心里,精神生活远远重于物质生活。词人和来饯行的朋友在风亭欢聚,纵情豪饮,酒酣耳热,纵谈文章,喊声山响,把胡床都推倒了。当旁观的人笑他俩疏狂的时候,它更是和朋友一起高呼:“疏又何妨,狂又何妨!”真是醉态可掬,达到了忘我的境界。这不是一般的疏狂,与其说词人是醉于酒,莫若说是陶醉于臧否文章的忘情谈论——这真是一幅鲜明可爱的自画像。


  [样例②·王实之的人物形象]这首《一剪梅》词刻画了个性鲜明的友人王实之的形象。他性情珍重友情,豪放不羁,醉心于诗词文章。请看,这位友人不顾“天寒路滑马蹄僵”,在寒夜赶来为朋友在风亭置酒饯行。在他心里,朋友情分万分珍贵。见到朋友后,没有半点歧路沾巾的悲切,而是纵情豪饮,酒酣耳热,纵谈文章,喊声山响,把胡床都推倒了。当旁观的人笑他俩疏狂的时候,它更是和朋友一起高呼:“疏又何妨,狂又何妨!”真是醉态可掬,达到了忘我的境界。这不是一般的友情,而是建立在诗文投合基础上的高雅深情。与其说这位友人是醉于酒,莫若说是醉于情——这真是一幅鲜明可爱的友人画像。

发表评论